「电玩」千万别和医学生谈爱情!_腾讯新闻

情感 · 2019-11-11 10:00:00

又一年双十一到了

假如你还是一名只身狗过着王老五骗子节

说明你真的是货真价实的医学

一入医学深似海,以后恋爱是彼岸

寥寂清愁无人解,唯有进修知你心

问天下哪门专业最难谈爱情?

答:医学生

医学生为什么谈爱情这么难呢?

曾经觉得上了大学能疯狂地

谈一场大张旗鼓地爱情

可现实是来到了医学院

才知道了鱼和熊掌确实是不行兼得

羡慕着学霸情侣可以一边进修一边谈爱情

成天柠檬精附体酸着别人甜甜的恋爱

茫茫医路,曲折前行

悠悠情路,无处可寻

看到优美的世间情形也只能叹息:

“只是春景如此,却不得见你”

一个医学生

本科五年,读研三年,规培三年

“等我结业返来娶你”

她大学结业,他本科

她爱情,他博士

她成婚,他结业

终于,他成为主治医师去找她

然而她已成婚生子……

医学生常常感应

进修学到脱发

学到惨无天日,斗转星移

他们与进修有着不解之缘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

功课多,测验多

常识点多,书本多

医学生的讲义

可以堆成一座小塔

背不完的书

三羧酸轮回、神经系统、病菌、病毒

恰似一首纯纯的恋曲

不断轮回播放,让你又爱又恨

期末测验光降前

你大概无法见到医学生的身影

人口失踪了吗?

他们开始泡图书馆自习

开始飞速运转大脑

投入告急的温习中,专心备考

挑灯夜读

不断进修进修再进修

是作为一名医学生

最常见的状态

既然学医这么辛苦,

那么当初为什么选择学医呢?

在那张摩挲了不知几多次

炫耀了不知几多人的登科通知书上

布满着我们对大学的向往以及

对付神秘医学的感动好奇与小小担忧

我们固然因为差异的缘故集聚于此

可是却有着沟通的目标

“不辞艰苦,救死扶伤。”

刚入大学

不曾体会到但愿的支离破碎

也不曾目击生命的逝去

好像救死扶伤只是纸上谈兵,说说罢了

逐步的,带着怙恃的嘱托,老师的教训

我们像蚕虫一般

啃食,钻研,逐步生长

相识了艰涩难分明的系解组胚

研究完神秘巨大的生理病理

徐徐地、徐徐地

开始相识本身存在的意义

大白了生命易逝的原理

感觉了那难题的使命

促使你我越发尽力

「人间世」中曾说

“存亡是一个终极问题,

如何面临那终将到来的灭亡,

人类永远在探寻。”

同样地

存亡这个问题对付我们医学生来说

也是一个终生的问题

一代代医学事情者砥砺前行

在漫长的医学阶梯上迟钝迈进

而我们循着前辈的足迹

吃苦进修,无所害怕

诡计赶超先辈脚步

从而为人类多谋一线朝气

在踏入湖医药的大门之时

你我的运气就已注定

量力而行,身体力行

为病人去病痛,为患者给以体贴

“有时是治愈,

经常去辅佐,

老是去慰藉”

作为医学生的你我曾庄严宣誓:

“康健所系,性命相托。

即是你我作为医学生的初心

成为医学生的使命

都说医学生早已看穿尘世

不外现实中跟医学生谈爱情是这个样子的

“我是你的什么?”

“你是我的窦房结。”

“为什么啊?”

“因为碰见你的时候,就是心动的开始”

“你问我在我心里有没有你的位置”

“你就在我的卵圆窝,中国歌剧舞剧院

那是我心里最柔软的处所”

你的微笑,就像一剂“西地兰”

平复我强烈的心跳

你的话语,像10mg的“安宁”

总让我巩固入睡

你的眼神,像输入了“复方氨基酸”

给我了生命的活力

固然我是一个医学生,

看似只会在医学的海洋里

静心苦读,看似无趣凝滞

不外我们医学生也会说我们专属的土味情话

也会用我们学的医学常识

去细心关心你,去用心守护你

假如你生病了

我会给你药效最好的,副感化最少的药

并准时提醒你要定时吃药

当你来例假的时候

我不会只来一句:多喝热水

而是给你熬制姜糖水,温柔伴随

因为我是一名医学生,你若欠好,找我就好

我对你的爱,就如那“心电监护”器”

能给你24小时的庇护

若说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那么劝人共医,如立存亡契

以后踏上两条不归之路——

一条学医路,一条去往你心里的路

问:“要不要和医学生谈爱情?”

不要和医学生谈爱情?

不!要和医学生谈爱情!

就认可一笑湖医一见自难忘

说什么学医似海我却不敢当

最浪漫不外与你尝试看细胞

我心花怒放

想和你游校园赏花开的风物

想和你一起测验题目标篇章

笑与泪都分享管情节多跌荡

我们在湖医药不散场

愿在医学阶梯上碰见你最好的归宿!

—全媒体中心—

文案:马凯文 覃雨琪

摄影:唐嫣然 江盈月 董小雨 崔雅雯

王紫夷 刘雪琼 曲俊霖 梁浩智


千万别和医学生谈爱情! 医学 结业

文章推荐:

仳离女人为什么宁愿当情人,也不愿意再婚?3个女人说大实话

女性出轨,一般会上三条贼船,不要再受骗了

《安家》阚太太要求仳离,阚先生的报应来了,知否小姐被起诉

“明知妻子叛逆,我却选择忍气吞声”40岁中年男子的委屈谁能懂?

《安家》:张乘乘太“智慧”了,难怪徐姑姑“逃”不出她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