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人你一直挂念了许多年的人,假如再也不会呈现_腾讯新闻

2019-10-12 19:19

纳塔纳埃尔,炎热在走下坡路,即使还是很热,但只要知道以后温度会一点一点降下来,就不觉得热不可耐了。

这个夏天不热,至少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热。

前几天我有点上头了,我发觉那样不好,因为我的目标太明确了,我的执着太深切了,我的欲望太强烈了。

我希望我可以心平气和地去对待去日本这事,我希望我能不能去都无所谓,你懂我的意思吗?纳塔纳埃尔。

我的情绪随着具体的事件起伏着,我被去日本这事控制了,这是一种奇怪的现象,我的所有思想感情都在一个程序下运行,而我不能控制自己的那个程序,我无法对自己产生的想法保持纯然的觉知!

保持觉知很重要,这可能是最近几年我最大的收获之一。

在那之前我思考过一件我现在都不太敢说的事,这个想法是最近才从我意识的冰山底下浮上来的——我的所有的表现出来的感情都只是假象。

在我最深的潜意识里:我去日本只是想见一个人,一个很久没联系过的人。

我之所以会如此激动,可能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想见这个人的想法(不是见这个人本身)。

所以,绕了一圈我又绕回来了。

我始终都没能逃离自己给自己设下的陷阱。

那个曾让我寤寐思服的人哟!

如果你一直都在国内的话事情会如何呢!

会什么事都没有吧!

你应该也会成家然后生儿育女……

上次我去了我们共同的好友那,她就快当母亲了,我真希望她是你,或你是她,那样事情就简单了,那样我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期望,我最多只会感叹时光荏苒,最多只会在偶尔回忆起自己的年少轻狂时微微一笑。

喂,纳塔纳埃尔,喂,你,要不要去找你呢,你会愿意见我吗!

你会愿意见那个乱七八糟乌漆麻黑的不会聊天的倔强的小男孩吗?

说实话,我内心是极度渴望能见到你的,就像《菊次郎的夏天》里菊次郎想见他母亲一样,可我似乎隐含着一种早已知道结局的觉悟,你不会见我,亿速贷,和上次一样。

或和菊次郎一样,即使见了,也还不如不见!

我一点也不知道你了,但我又似乎都知道你,即使失了联系,没有交流,但我就是知道你,你的样子如多年前一样,你的样子如多年后一样。

我觉得我并没有违反表达方式,多年后没来怎么如多年后一样呢!可我就是这样觉得,在某些时间,在某些空间,万事万物是不会变化的。

你可以认为那是《盗梦空间》里的剧情或者《源代码》里面的。

但事实却和那些剧情都不一样。嘟嘟噜,那倒有可能是命运石之门的抉择。

说到你,我不敢说自己释然了或者怎样怎样!

听人说,该不该继续追寻一个人得看追寻一个人是让你变好了还是变糟了!

我想,是变好了吧!应该是的,那就足够了!

以前曾想,知道我们都活着就足够了,可这次我又要离你很近了,在一个遥远的地方离你很近,结果依然是咫尺天涯呢?还是他乡遇故知呢!

真的到了关键节点时真的会有不同的想法,会想,都成年了大大方方聊又有什么关系嘛?

已经不那么在意这些事了,也很少有该怎样或怎样的感觉,自责也少了,更多的是对人的认识吧!

可以看到自身的弱点和自己的过错并包容自己,对别人也是一样。

所以成长大抵就如同火箭要一节一节抛掉作出贡献的助推器,才能最终进入真空一样。虽不舍,但过了那个坎,就真的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