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一读」昔年流苏在 | 胡延芝_腾讯新闻

2019-10-12 14:38

「每日一读」昔年流苏在 | 胡延芝_腾讯新闻

「每日一读」昔年流苏在 | 胡延芝_腾讯新闻

昔年流苏在,对我有出格的意义,她让我出格地等候春天。心里有春天,和瑰丽的世界相望,就迈向了更好的人生。

——题记

昔年流苏在,今春更富贵。

“本年的花开得出格好,有空来看看流苏吧……”流苏花开的时候,景庄校区的一个同事给我发来微信。

多年来,我日日走过校园里的流苏树,因为事情变换,我再不能日日走过了。她花开的动静,还要靠旁人通报,幸而有人能真切体悟我这份执念和疏离后的脸色。

我一直在想,每小我私家心里都需要一棵树,后宫网,一朵花,一片南山。就如林逋之于一树红梅,周敦颐之于一朵清莲,陶潜之于采菊的东篱。虽为花卉木石却与心相通,一想起她,尘寰中流落的心灵就有了暖和,有了安全,有了皈依。我很名誉,我的那棵树是一棵千年流苏;我很名誉,她穿越千年,冥冥之中好像在等我,等我与她碰见,年年富强地盛开,年年我都去朝拜。

此树是千年前会理人立祠祭奠南诏国第十一世国王蒙世隆(谥号景庄王)时种下的风水树。历经千年风雨,她已斑驳褴褛、千疮百孔,树干已完全中空,黧黑如朽木,却挺拔兀立,直指苍穹。今春特意去看她,见证了她最富贵的时刻,她迎着妖冶春景,光辉灿烂盛放,绿叶婆娑,白花朵朵,如覆霜雪,似落流云,清明吉祥。我油然想起了几句诗:

“苍劲高天接日月,盘根圣地历春秋。年年锦簇花争秀,岁岁婆娑叶竞幽。”

“雪白如雪玉龙舞,景庄琼瑶醉春风。流苏殷勤添春色, 一树清明流年中。”

站在树下,思绪千接,浏览流苏的美,感念流苏,也感念千年前谁人种树的人。我们活在这个世上,有千百种人生,或璀璨或黯淡,或热烈或宁静,最后所有的俗尘人事城市湮没幻灭,“从灰尘中来,也都归于灰尘”。但并不是每小我私家、每一种人生,都能像这种树人像这流苏,穿越千年还能在这世间留下繁花朵朵,让人感怀。这里最初为寺庙,厥后是学堂,无数高僧名师在这里传道说法、引领慈悲、启迪伶俐。可流年沧桑,时间长河翻卷的浪花并没有留下这些人的名姓。也许他们的慈悲如清泉已经滋润了这方地皮,他们的伶俐如四季在循序循环的生命里延伸!“为善无近声名,布施不欲人知”我想这应该是人生很高的修为和地步了。

再去看流苏是十天之后,她已繁花落尽,只剩下一树绿叶,郁郁青青。花朵盛放之后就是凋落,这是我早知道的,可心里还是不免有几分怅然。佛曰:纵使如何尽力也无法阻止一朵花的凋落。其实现实里无法阻止的岂止一朵花的凋落呢。人到中年,蓦地回顾,所经验的人和事,就如一春又一春的花着花落,想要从头来过,已无能为力。只是今春流苏的兴谢,让我更真实地感觉到年华的流逝,让我大白在浏览花开的一刻,也更应珍惜人生,珍惜面前人 ,珍惜面前景,珍惜那些看似泛泛随意的温情。生命里碰见一小我私家,邂逅一朵花开,都是时间偶遇的机遇。那些相遇相逢、相知相惜、相爱相离的因缘,如花开的优美,也如花开的短暂。岁月如流,流过我 ,流过你,也流过了一树花开。今春的花开,开不出去年的那一朵;来岁也有花开,也再开不出今春的这一朵。想起苏轼的诗句“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难受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对人生历来从容达观的一代文豪,已把花开的优美、人生几许的无限叹息写尽。是的,人生有几多华年,能悄悄浏览一棵流苏清明的花开呢?

昔年流苏在,今春更富贵,不但自愉悦,也堪君来赏。这个春天,你看过流苏吗?某年某月某日,说好要联袂看花的人,那些虔心的誓言,也许早已随风飘落,像今春流苏的一树花开,在时间上,在宽大里,在岁月深处,还暖和着影象。惟愿岁月无恙,你还在,且一切安好!

播音:李闯后期:刘家杰 图:妲拉

1

「每日一读」昔年流苏在 | 胡延芝_腾讯新闻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