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汉德克 「骂观众」_腾讯新闻

2019-10-12 03:14

彼得·汉德克 「骂观众」_腾讯新闻

「骂观众」彩排剧照,365看球网,该剧于2019年10月10日至11月21日在柏林德意志剧院从头表演。

彼得·汉德克 「骂观众」_腾讯新闻

「骂观众」

作者:彼得·汉德克

译者:梁锡江、付天海、顾牧

版本: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书社

2013年1月版

彼得·汉德克 「骂观众」_腾讯新闻

2016年11月5日,「新京报·书评周刊」彼得·汉德克专题封面。

「赏读」

简介:1966年,在普林斯顿的“四七社”集会会议上,凭借着剧作「骂观众」,彼得·汉德克一鸣惊人。这出戏剧没有场次、情节和人物,只有四个演员在台上直接向观众倾诉。

我没有在意语言的法则。我违反了语言的法则。我说了没有思想的话。我盲目地赋予给了世界上的物体以各种性质。我盲目地把暗示物体的词语赋予给了暗示物体性质的词语。我盲目地用表达物体性质的词语调查了世界。我说物体是僵死的。我说形式多样是多姿多彩的。我说哀痛是晦暗的。我说疯癫是极度的。我说豪情是热切的。我说恼怒是气红脸。我说大限之事是不行名状的。我说生长情况是真实的。我说大自然是自由的。我说惊骇是忙乱的。我说大笑是摆脱的。我说自由是不行或缺的。我说忠诚是尽人皆知的。我说雾是乳白色的。我说外貌是平滑的。我说严格是旧约式的。我说罪人是可怜的。我说尊严是天赋的。我说炸弹是危险的。我说教导是有益的。我说暗淡是沉沉的。我说道德是虚伪的。我说边界是恍惚的。我说竖起食指是道学的。我说猜疑是有缔造性的。我说信任是盲目标。我说气氛是脚踏实地的。我说抵牾是能带来益处的。我说新的认识是面向将来的。我说正直是常识分子式的。我说成本是糜烂的。我说感受是痴钝的。我说对世界的认识是扭曲的。我说意识形态是假的。我说世界观是恍惚的。我说品评是建树性的。我说科学是没有成见的。我说精确是科学的。我说皮肤是水嫩的。我说功效是触手可及的。我说谈话是有用的。我说教条是僵化的。我说接头是须要的。我说概念是主观的。我说鼓动是空洞的。我说神秘主义是艰涩的。我说想法是不成熟的。我说游戏是无用的。我说单调是令人疲惫的。我说现象是透明的。我说存在是真实的。我说真实是深刻的。我说谎话是浮浅的。我说糊口是多彩的。我说款子是次要的。我说事实是平淡的。我说瞬间是贵重的。我说战争是合理的。我说平静是不行靠的。我说承担是多余的。我说对立面是无法调理的。我说战线是不动的。我说宇宙是弯曲的。我说雪是白的。我说水是活动的。我说烟灰是黑的。我说球是圆的。我说某种物体是确定的。我说限度是最大的。

我看了也听了。我细细地盯着看。我盯着那些细看是疯狂行为的物体细细地看。我没有盯着只要不细看就是忽视义务的物体细细地看。我没有存眷只要不存眷就是狭隘的事件。我没有用条例划定的立场存眷事件。我没有在那些只要存眷就会泄露真情的事件中移开眼光。我在转头看显得没有教化的时候转头看了。我在移开眼光是怯懦的时候移开眼光了。我倾听了那些只要一倾听他们措辞就是丧失气节的人措辞。我旅行了禁区。我旅行了有坍毁危险的衡宇。我没有看着正跟我措辞的人。我没看着本身正说着话的工具。我看了不值得看和应该拒绝看的影戏。我在公共媒体上听了敌视国度的言论。我没买入场券就寓目了角逐。我直愣愣盯着生疏人看过。我没戴墨镜就朝着太阳看去了。我在性交的时候大睁着眼睛。

我吃了。我暴食了。我暴饮了。我吞下了吃的和喝的。我进食了四大元素。我呼出吸进了四大元素。我是在吃起来毫无控制的时候吃的。我没有用康健的呼吸方式呼吸。我呼吸了只要一呼吸就是低落身份的氛围。我是在吸气有害的时候吸的气。我是在斋日吃的肉。我没有用防毒面具呼吸。我在大马路上吃对象了。我吸进了尾气。我是没有用刀叉吃的饭。我没有让本身从容呼吸。我是用牙齿吃掉圣饼的。我没有用鼻子呼吸。

分享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