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道韫:三观不合,真的不能成婚

2019-10-09 10:53

谢道韫留存下来的佳作不多,有一首叫「拟嵇中散咏松诗」,是她仿照嵇康的「游仙诗」而作。

诗中那句:时哉不我与,大运所飘遥。

是她一生最真实的写照。

前半生,她被冠以“咏絮之才”,一时风骚含蓄,风物无限。

后半生,却因为嫁错了人,不幸赶上动荡不安的年月,门庭分散,凄苦半生。

身世王谢,超凡脱俗的才情

当我们掀开汗青的画卷时,仍旧会对茂林修竹,崇山峻岭,流觞曲水的东晋时代心生憧憬。

一代才女谢道韫也在这个文人壮盛的时代落地生根,她一出生就是人生赢家。

谢道韫父亲谢奕是当朝大官,位高权重,叔父谢安官拜东晋宰相,是大名鼎鼎淝水之战的总批示,而芝兰玉树的弟弟谢玄更是因能文能武而名震天下。

谢氏一族,既是家声清雅的诗礼人家,也是佐政朝野的王侯将相。

得益于民俗豪迈,文人各领风流的东晋时代,加上从小在诗书礼乐中浸泡长大,谢道韫风骚含蓄,才能惊人

年仅7岁,就表示出了卓尔特殊的文学天分。

东晋流行文人相聚一堂吟诗作赋,谢氏一家也时常聚在一起探讨诗词歌赋。

有一天,雪花簌簌而下,院子顷刻就铺满了雪花,谢家兄弟姐妹聚在一起赏雪。

叔父谢安兴致大发,对孩子们说:“你们看看这纷纷下落的雪花像什么?”

谢道韫的表哥谢朗说:像在空中撒盐。

谢安摇摇头,显然是以为不足形象。

站在一旁的谢道韫则说:未若柳絮因风起。

谢道韫:三观不合,真的不能成亲

谢安一听,喜上眉梢,连连鼓掌传颂。

这句“未若柳絮因风起”被记实在了「世说新语」里,世代传播。

中国汗青上的才女不少,但谢道韫的才情显然更胜一筹。

当我们念起“未若柳絮因风起”这句诗时,脑海就自动表现出了意境超然的画面。

以后,她声名鹊起,那个不知谢家有女初生长就才能横溢了啊。

因为这句惊世之言,谢道韫毫无悬念地被写进了「三字经」里:蔡文姬,能辨琴。谢道韫,能咏吟。

这句诗过于精妙,即便过了一千多年,仍旧被「红楼梦」作为第五回里金陵十二钗的判词—“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

时至今天,我们仍旧在小学语文讲义里看到这句诗,可见谢道韫才情过人。

雪花飞扬而下,柳絮因风而起,初看有着飘扬洒脱之美,却也暗喻了谢道韫飘散寥落的一生。

门当户对,三观不合也难成良缘

韶华正盛的谢道韫引来浩瀚大雅之士上门求亲。

叔父谢安也寻思着给她找个婆家,几番考虑,他看中了王羲之的第个五子王徽之。

可当他听到“徽之醉酒雪夜访戴逵”的故事,以为放浪形骸的王徽之,会过度追求自由,婚后难以定性。

谢安担忧侄女婚后受委屈,于是将她许配给了王羲之的次子王凝之。

一个身世于书法大家,一个出生于书香世家,不管是硬件条件,还是小我私家涵养,都是天作之合,按常理,本可以琴瑟和鸣,共普匹俦神话。

谁曾想却是一场孽缘,孽缘的原由有多种,但毋庸讳言,即便权门嫁权门,两人三观如沟堑,也是难以继承。

王凝之是个虔诚的佛系修道青年,信奉五斗米教。

固然有个书法写得一流的老爹,可到底也没遗传到几多。

相较于王家的几个兄弟,江南在线,王凝之无论在书法还是仕途上都逊色很多。

实际上,王凝之腹中也没几多墨水,甚至可以说是迂腐糊涂。

两人婚后的糊口,显然随处碰鼻。

王凝之看不懂谢道韫吟诗作赋的雅兴,谢道韫不大白王凝之为何一心奉教。

可谓“我心向山,君心向水。

谢道韫:三观不合,真的不能成亲

王凝之一如既往地痴迷于 “五斗米教”,成日研究道术与炼丹制药。

平庸之才本该多尽力才是,王凝之却把精神都疏弃在了无用之道上,学问越来越差,当个会稽县令已是事业天花板。

再看王家几兄弟都已经百尺竿头了,而王凝之最终连拿得脱手的隶书都风雨飘摇了。

作为老婆,谢道韫也曾苦口婆心劝说丈夫要好好做学问,别辜负了大家的期望。

不劝倒好,这一劝反而变本加厉了,最后王凝之把本身关房子里,上了瘾似地研究道术。

而谢道韫时刻在精进本身的学问,在王府与来宾舌战群儒,一时之间“王夫人舌灿莲花”之美誉传遍天下。

除此之外,谢道韫在在书法、绘画、诗词各个规模皆如鱼得水。

再看近乎废柴的丈夫,她失望透顶。

回到外家,对家人说:“我谢家一族中,叔辈兄弟都这么精彩,可没想到天地之间,尚有王凝之这样的人!”

志差异道不合,容易让婚姻折戟沉沙,即便没有破碎不堪,也无异于貌合神离了。

谢道韫下半生的悲剧,从嫁给王凝之开始。

荣辱不惊,存亡两忘之玄心

东晋末年,间不容发。

晋安帝隆安三年,孙恩逼上梁山,发作了东晋时期局限最大、历时最长的兵灾。

本是一派太平的东晋,瞬间生灵涂炭,不久仇人攻破会稽县,王凝之全家人命悬一线。

王凝之时任会稽内史,敌军兵临城下,千钧一发之际,他没有当即下令军顿时阵杀敌,而是跑进神殿,开始祈祷。

他汇报全城黎民不要慌,他已经向神教发出了祈祷,并已有数万“鬼兵”助阵,各个关塞都有鬼兵扼守,只要按兵不动,就能逃过此劫。

终于,仇人破城而入,他向道祖求来的数万“鬼兵”,基础就是天方夜谭。

府兵,佣人被杀的杀,被虏的虏,仇人看到王凝之还在一心祈祷,随即取了他的脑壳。

此时的谢道韫,看到丈夫和孩子被杀,来不及疾苦,一手紧抱外孙,一手执剑杀敌。

谁也没想到她一介女流之辈,居然如此英勇。

由于势单力薄,终究还是没能杀个仇人片甲不留,最后被俘。

孙恩与她会谈,谢道韫说:“事在王门,何干他族?此小儿是外孙刘涛,如必欲加诛,宁先杀我!”

孙恩被她过人的胆识与派头折服,释放了她和外孙。

这场战乱后,谢道韫失去了丈夫和子女,名门两家兄弟姐妹皆数丧生。

一代权门巨室,就此落下帷幕。

以后,谢道韫本身一小我私家带着外孙在会稽寡居。

晚年的她,虽没有了幼年时的年轻貌美,但根植于心底的文人风骨始终没消散。

岁月和战乱,仍带不走她身世贵族的气质与多年修炼出的才能。

谢道韫:三观不合,真的不能成亲

其时会稽太守刘柳听闻谢道韫波涛壮阔的一生,前来谒拜,两人聊得甚是投机。

再到厥后,谢道韫功用太守之意,开设学堂,授业解惑。

「世说新语」有一句话是这样传颂谢道韫的:“王夫人神情散朗,故有林下民俗。”

“神情散朗”“林下民俗”,这是对一个女性最高的赞誉,既有琴棋书画的才能,也有不让须眉的气概。

细数中国上下五千年,这样的女子也没几个,谢道韫是个中的一个。

7岁成材,成年所嫁非人,中年丧夫丧子,晚年寡居。

谢道韫这一生,登过高山,跌过谷底,起起伏伏。

后人都说她这一生颇有遗憾,但只不外是管中窥豹而已。

汗青如滔滔江水东流逝,可即便过了几千年,谢道韫在人们心中的形象仍旧水意鲜活。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在浩渺的汗青长河中,她总算没有白活一场。

人生如一条蜿蜒悠长的路,时常有波折,有沼泽,当然举步维艰,可我们尚有本身。

周国平在「做人和干事」说:

分享到:
相关阅读